全球鼓吹健康饮食,加上疫情锁国,人们只能往内找乐子,除了运动保持健康也主张自耕自足。城市农耕风潮趁势而起,本地垂直农场Citiponics创办人曾馨韵强调自己并非乘搭这趟顺风车,而是自幼受到家族企业的熏陶,对农耕产生浓厚兴趣。

“很久以前,政府推行城市化,本地的农耕地少之又少,当时有一群人到马来西亚柔佛州开设农场,除了组团带本地人到农场参观,也把在当地种植的蔬菜运回来卖,我的父母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从小就了解经营生意有多困难,从事这个行业也不是为了追赶潮流,我们做垂直农场时,刚好本地吹起自家农耕风潮。”

曾馨韵自小随着家人越堤种菜,耳濡目染之下,对农耕的喜爱也从此生根。父母亲早已结束了邻国的农场,但她却选择结合科技推动农业,把从农场到餐桌的健康料理推广出去,也希望借此提高农耕效率以及改善传统农场的粮食损失与浪费。

大家最大的误解是种菜得在太阳底下工作,科技进步一切已经简单化,我们是在太阳下山后才开始工作的。“


她在宏茂桥城隔壁的第700座组屋顶楼停车场开发了一个有机垂直水耕农场,是本地首家设置在组屋停车场的商业农场。刚开始并没有人了解这样的概念,曾馨韵与团队必须先建立一个原型再向各政府部门展示与讲解,“本地90%蔬菜都靠进口,我们希望通过创意以及无地耕种的方式,为本地食品安全和永续农耕献力。” 经过一番努力终于获得政府认同。

公司研发的有机水耕系统(Aqua-Organic System)同时做到省水省电省地、零农药、零浪费;流动水系统也能抗蚊虫滋生,同时做到根据客制化设计栽种不同种类的蔬菜。新型农耕更环保,也颠覆了传统农耕的栽种方式。“现在人对于农耕最大的误解是,种菜就表示得在太阳底下工作。随着科技进步、一切已经简单化,我们并不会顶着大太阳在农场工作,而选择在傍晚或晚间种植。”她认为,选择在停车场顶楼农耕最大的好处是,常年都有充足的阳光,让蔬菜能够健康成长。

菜园占地1800平方米,除了栽种自家研发的生菜,也种植奶白、泰国与意大利罗勒、菠菜、菜心、迷迭香、薄荷等,供货给本地餐馆外也在官网线上零售。曾馨韵秉持初生之犊不怕虎的精神,曾经带着自己栽种的蔬菜直捣黄龙到餐馆跟厨师交涉,让他们亲口尝尝自家蔬菜。“我了解餐馆有成本考量,他们一般选择更便宜的进口蔬菜,但我脸皮比较厚,我希望他们能够吃吃看,我不打价格战,而是主打蔬菜的新鲜度和爽脆的口感。”当然,这样的做法并不是每一次都会成功,毕竟成本还是店家的第一考量,但通过这样的“直球式”推广,倒也能够让一些店家愿意点头尝试。

Danielle Chan, citiponics
Magic Alhambra耳环,3图案,黄金镶嵌孔雀石; Magic Alhambra指间戒,黄金镶嵌孔雀石/Van Cleef & Arpels。无袖纳帕皮革连衣裙、针织手套/Sportmax。


Citiponics也跟学校结盟,在校园建立水耕系统,除了让学生知道菜是怎么栽种的,同时了解有不同的耕种方式,打开他们对农耕的视野。“一开始学生对于农耕的印象还停留在传统农耕,以为种菜困难又脏兮兮的;随着参与,他们也慢慢改观,非常有趣。”

曾馨韵自认是新时代斜杠青年,除了农耕也涉猎房地产和软件开发,“我对很多事情都充满好奇,这不是固守一方的时代,我觉得应该把触角伸展到各种不同的兴趣和行业,发掘不同的可能性。遇到困难时,我尝试探索不同的解决方案,考虑是否有更简单,更有效率, 更独特的方案。”她也对想要创业的年轻人喊话:“找出解决方案之前,先了解问题所在。创业不容易,因此评估解决方案,衡量长期与短期效益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