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暴发之后,如果被问到:你最怕什么?应该有不少人会说到诊所看诊吧。蔡慧婷与事业伙伴Shravan Verma医生在2017年所创立的远程医疗服务平台Speedoc,在这个人人自危的后疫情时期真正派上了用场。

四年前,政府开放医疗服务法案执照,批准医生可在非实体诊所制度下,通过手机和网络远程看病,原本在广告公司任职的蔡慧婷和伙伴看准时机,毅然辞去原有工作当这个行业的开荒牛。“这是一个很大胆的决定,当时远距看诊、医生上门看诊等服务在本地并不普遍,加上本地看诊其实很方便,不少人都抱着观望和怀疑的态度。”

创业一开始荆棘满途。“刚开始两年,只有我和伙伴两个一起拼搏。他负责看诊我负责开车,还有很多医疗器材要搬运,还要24小时备战,那两年我们几乎没有好好睡过觉。创业初期生活拮据,我两年都不曾在餐馆吃饭。家人是我最强大的后盾,妈妈总跟我说‘回家吃饭我煮好吃的给你吃’,出门前她也会弄好吃的,让我不饿着肚子出门。”

由于市场和认知局限,起步并不容易。这两年拜疫情所赐,大众才逐渐了解这些服务的便捷性与重要性,使其从边缘选项变成日常首选,甚至成为不少患者的第一考量。“疫情让人们更了解这项服务,以前我们最常问的问题是透过电话或视讯医生怎么量体温?医生怎么检查我的喉咙?也有人担心信用卡被盗用。”

Vintage Alhambra长项链,20图案,黄金镶嵌蓝玛瑙; Vintage Alhambra手镯,5图案,黄金镶嵌蓝玛瑙/Van Cleef & Arpels。涤纶粘胶弹力花边上衣,小羊皮风衣/Bottega Veneta。


刚开始,Speedoc只专注于上门看诊,后来逐步加入不同服务,比如上门护士、远距医疗服务、救伤车服务以及远距离观察服务等。公司目前也积极开发虚拟医院服务,“我们跟本地大医院合作,让病人在家就可以获得医院专业看护和医疗服务。举例来说,有些严重疾病病人一天需要服用或注射五次抗生素,或者医生必须密切观察病情,我们可以安排专人照护,同时让医生通过视讯密切留意病人情况。换句话说,病人将获得在医院同等的照护。我们发现不少病人在熟悉的环境以及家人陪伴下痊愈得更快。”

Speedoc拥有自己的医疗团队,包括医生、护士与看护等。团队在疫情暴发之初也积极参与本地客工宿舍及货轮筛检,医生通过线上咨询下达指令,能够在同时处理不同地区的状况,适时解决人手短缺的问题。目前主要服务范围是新马两地,“本地医疗团队与医院合作,能够提供更完善的服务。有鉴于马来西亚疫情严峻,那里的主要服务集中在冠病治疗 。”数月前冠病变种病毒株德尔塔病毒肆虐印度,蔡慧婷的团队当机立断招募了一群同时持有本地与印度执照的医生,通过视讯下指令及提供药物,解决了燃眉之急。

疫情让我了解世界之大,在此之前我都不知道世界原来有这么多人需要帮助。”

蔡慧婷说,公司正在做评估市场,考虑把服务圈扩大到泰国、印尼及越南等地。“我们最大的挑战是东南亚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独特的文化和语言,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先了解当地人的习惯,比如他们惯用的就医管道等,才能突破重围找到先机。

第一步是先进入跟新加坡市场相等的大城市,这样才能够复制运用我们现有的资源,否则我们就得从零开始。不过, 一切部署和考量都得根据各地区的市场评估结果而决定。”疫情刺激医疗服务,让事业起飞,却也让蔡慧婷有所启发。“疫情让我了解世界之大,从小大人老是跟我们说找一份好工作,当医生或律师;我都不知道世界原来有这么多人需要我们的帮助,我觉得这样的认知是很重要的。”

美指 Chen Jinghua
摄影 Veronica Tay
造型 Dolphin Yeo
化妆 Ginger Lynette using Tom Ford
发型 Eileen Koh@hairphiloso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