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靡欧美的运动Barre在疫情期间成为许多人宅家最喜爱的运动之一。只需要简单的器材如弹力带、哑铃、瑜伽球等,结合芭蕾、瑜伽和皮拉提的动作,属于低冲击但高强度运动,有效训练肌耐力和提升灵活度,同时还能雕塑身型和曲线。这项运动不但吸引女性,也有不少男士趋之若鹜。

WeBarre是把这项运动引进新加坡的先驱之一,除了本地三家健身中心,在香港也有一家加盟店。创办人之一唐琳达曾经任跨国大公司Unilever管理高层,大剌剌的豪爽个性很容易跟大伙拉近距离。我曾经上过她的课程,她带课幽默有趣,很容易让初学者把心头的不安抛开。“我一直想创业,希望开创能够传达自己信念又有满足感的事业。”

她向来热爱运动,自小喜欢游泳,后来学习钢管舞,也曾担任飞轮导师。因为钢管舞受伤后,她转而寻找同样能够燃烧卡路里同时刺激肾上腺素的运动。她发现,Barre不但结合动态和音乐,优雅却也极富挑战性。

活动,活着就要动。对她来说运动不但强身也提升心理健康。“只要运动一个小时就能让我舒压,不管生活上遇到什么挑战或困难,运动都是我爱自己的方式。”她笑说:“大家对运动中心负责人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的身体柔软弹性好,我20多岁时柔软度并不好,这是日积月累锻炼的成果。”

Linda Tang_WeBarre
粘纤羊毛印花连衣裙、尼龙飞行员夹克/Etro;牛仔皮革运动鞋/MCM。

走过风起云涌

WeBarre在疫情袭击前是本地红红火火的运动中心,也是本地唯一专业的Barre健身中心。这三年来团队力抗疫情打击,但是穷则变变则通,团队学会更弹性面对挑战,阻断措施期间改以线上课程取代;目前除了实体课与线上课,更推出一套配合目前混合式上班状态所延伸出来的客制On Demand专属课程,让学员随时随地按表操课。

“疫情后,人们想法改变,他们更清楚自己的健身目标,同时也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相对地我们得更仔细聆听及满足他们的需求。”虽然经营三家分店,但是先比市场许多巨无霸连锁健身房,WeBarre格局相对小很多,市场选择多加上ClassPass的崛起,时下运动族贪新鲜之余要求也变得比过往更高,不再死守一家健身中心,更倾向于Studio Hopping,宁愿选择数家小而专精的健身中心,也不愿意加入人数多达数十人的大班制课程。这对小型健身中心来说无疑是一个助力。

“我们提供最真切的服务,学员不是快闪族,我们会记得他们的名字、需求和目标,这就是我们跟大型健身中心最大的差别。”

相较于目标先决的速成班,小型健身中心提倡以人为本,“WEBarre之所以被大家称为’Happy Place’ 是有原因的。我们提供最真切的服务,学员不是快闪族,我们会记得他们的名字、需求和目标,这就是我们跟大型健身中心最大的差别。我们想要照顾每一个人,一起创造美好的共同回忆。”

对于同业之间的良性竞争,唐琳达表现豁达,“我们都喜欢选择,不是吗?有了选择,人们当然想要多尝试,以期找到最有效且最适合他们的课程。有人钟意多元性,但也有人喜欢一个可以建立感情的地方。我们非常幸运,因为我们拥有一个忠诚度很高的社群。”

美指 Chen jinghua
摄影 Veronica Tay
造型 Dolphin Yeo
发型 Eileen Koh @PhilosophyStudio.sg
化妆 Amy chow using Bobbi Brown

Latest最新视频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