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当道

绿色,一下子成为2021年最大势的腕表色,但即使都是绿色腕表,也都各有特色。劳力士今年一共推出四款蚝式恒动日志型 36(Oyster Perpetual Datejust 36),全都搭配全新棕榈叶图案表盘及坑纹图案表盘。棕榈叶图案让人联想到茂密且充满生机的热带雨林,而坑纹图案常见于劳力士腕表外圈,是品牌标志性风格之一。不过,与金色棕榈盘和银色棕榈盘比起来,还是橄榄绿色的劳力士蚝式恒动日志型 36最为动人。劳力士的日志型是经典腕表的典范,不论是功能还是美学风格,都历久常新。

除了取代停产的5711/1A蓝面的不锈钢款Nautilus 5711/1A-014,百达翡丽今年还推出配备卡其绿色表盘及同色系表带的Aquanaut Luce系列Ref. 5267/200A腕表。圆润的八角形表壳采用抛光和缎纹处理,表圈镶饰48颗钻石(约1.11克拉)。

帝舵表碧湾1958型18K(Black Bay Fifty-Eight 18K)得名自表壳所用的贵金属材质,同时呼应1958这一重要年份。当年,帝舵表推出首款防水深达200米的潜水腕表,型号7924,亦称“大表冠”。不同于传统黄金腕表常见的亮面饰面效果,碧湾1958型18K腕表表壳采用18 ct黄金材质,并经全磨砂哑光处理,是帝舵潜水腕表的又一首创之举。伯爵推出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仙子坡特别版腕表,表桥、螺丝、指标、表盘与表带均为墨绿色,以此向品牌1874年于瑞士汝拉地区仙子坡(La Cote-aux-Fees)创立的同名制表工坊致敬。

另,积家的绿色款Reverso Tribute翻转系列小秒针腕表,除了呼应Reverso翻转系列腕表问世早期的色彩搭配,更令人想起汝山谷中环抱积家大工坊的青翠松林。卡地亚(Cartier)全新Tank Must腕表,运用卡地亚三大标志性色彩——红、蓝和绿,致敬80年代精神。腕表摒弃罗马数字时标及分钟轨,采用简约风格表盘,同时搭配同色系表带,打造全然一体的单色外观。

低调小尺寸

腕表表径的增大和缩小,已经无关技术需求,而是受着审美趋势的影响。伯爵(Piaget)Polo 36毫米日历腕表经过设计调整,以耳目一新的方式呈现新姿。两款精钢材质款,搭配经过精细抛光和缎面打磨的精钢表链,其中一款配备迷人的“伯爵蓝”深蓝色表盘和闪烁的镶钻金质时标。另外还推出玫瑰金、钻石铺镶表款。在IWC万国表的所有时计作品中,没有哪一款能够如大型飞行员腕表这般精准传递出品牌飞行员时计的本质精髓。如今,品牌以大型飞行员腕表43续写传奇,43毫米表壳虽然缩小了尺寸,却具备鲜明果敢的美学设计,同时改进了佩戴舒适度。2020年,卡地亚为经典Pasha de Cartier系列提供35mm和41mm两款搭载自动机芯的三针作品,除了保有系列的经典特色,还融入表带快拆设计、透明底盖、新式表冠以及表主客制化刻字服务等现代新元素,重新吸引表迷目光;而在2021年,品牌打铁趁热地针对女性需求,新推表径缩小为30mm的石英版本。

环保风

从今年的“钟表与奇迹”展上可看出,环保依旧是引人关注的主题。比如沛纳海(Panerai)推出的Submersible潜行系列eLAB-ID概念腕表,由高比例再生原料制成的环保物料占腕表总重的98.6%。表壳、三明治表盘和机芯板桥均采用EcoTitanium环保钛金属物料制成。另外还有Luminor Marina 庐米诺系列eSteel腕表,其中89克为环保再生物料打造的零部件,占腕表总重的58.4%。表壳和表盘均采用再造钢合金制成。

卡地亚(Cartier)今年在Tank Must腕表中首次启用品牌最新研发的SolarBeat石英机芯, 这种机芯的好处在于它可吸收光能转化为手表的动能,平均使用寿命为16年。腕表同时搭配创新材质表带,其制作过程与生产小牛皮表带相比,碳足迹减少(除以6),节约水资源(多达10公升)和能源(多达7兆焦耳,相当于智能手机充电约200次)。同样从新表带材质着手的还有IWC万国表。品牌推出的 TimberTex 表带,80%由天然植物纤维组成。

强强联手

腕表品牌跨界合作推出联名款已不是新鲜事,但宇舶表每一次都能带来不一样的惊喜。今年除了再次分别与当代知名艺术家Shepard Fairey和Richard Orlinski合作,更找来了极具影响力的日本艺术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他曾与三宅一生、Louis Vuitton、Supreme等多个大品牌合作,其联名商品在奢侈品与潮流市场极受欢迎,如今与宇舶表打造“全黑”风格的经典融合系列村上隆腕表。

精确的计时、精密的机械装置以及一流的技术性能,始终将汽车与腕表联系在一起,因此两者之间的合作,变得最自然不过。为了纪念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与迈凯伦汽车(McLaren Automotive)合作五年而诞生的RM 40-01迈凯伦 Speedtail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完美线条由超跑车身的水滴形而来,不同细节大量交错采用了镜面抛光、平纹和缎面打磨处理工艺,并混合运用钛合金和Carbon TPT碳纤维。光是表壳零件便多达69个独立元件,宛如超跑倒三角的三人座位,让表壳同时带有刚性、力量与结构感的不对称之美。另一边厢,播威(Bovet)为劳斯莱斯(Rolls-Royce)今年推出的订制“浮影”Boat Tail轿车制造车内仪表台前方中央位置嵌入的一对精美钟表。

宝格丽与MB&F携手推出FlyingT Allegra女士腕表,在结构和构造方面极为大胆前卫,华丽的装饰也同样精美绝伦,旨在向女性魅力致上敬意。 在它的名称FlyingT中,T代表Max Büsser的妻子Tiffany的首字母,同时也代表了飞行陀飞轮(Tourbillon)。 为用细腻考究的风格来体现这种复杂的手法,机芯还经过巧妙设计,只有其主人才能读取时间。虽然这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 机芯是沿着一条中轴线垂直建构而成,精心安排所有可见装置的整体结构。 在这一点上,这款腕表刻意与传统背道而驰,因为通常被隐藏起来的所有部件,都在这里都以三维立体结构的方式加以突显。

突破极限

2021年“钟表与奇迹”表展上,积家(Jaeger-LeCoultre)隆重发表全球首款四面功能显示的Reverso Hybris Mechanica Calibre 185腕表。耗费六年研发的这款腕表集结11项复杂功能,四面各显示不同复杂功能。第一面为时、分显示陀飞轮、瞬跳万年历、大型日期显示,翻过去第二面则为数字式跳时、分钟显示以及三问报时。惊人的是积家于翻转表框内置微型机械组合,因此可显示三项月相资料,包括日食和月食,以及超级月亮等罕见天象出现的时间,翻转表的第三面为北半球月相显示、交点月运周期(月球高度)、近点月运周期(近地点和远地点)、月份与年份;第四面则是南半球月相显示,将浩瀚天文资讯纳于方寸之间。

众所周知,百达翡丽在万年历腕表领域不仅技术领先群伦,在时间显示布局上更屡开先河,成绩卓著。品牌今年呈献首款以单行同窗并列显示星期、日期和月份的万年历腕表Ref. 5236P-001。灵感主要来自于日内瓦百达翡丽博物馆所典藏的Ref. 725/4莱芬怀表,是1972年为美国市场制作的。不过怀表表径达46毫米,自然可以容纳大型显示盘;对于配戴在手腕上的腕表,要能在有限空间内并置显示星期、日期和月份,无疑是最大挑战。品牌以Ref. 5235年历三针一线腕表的自动上链31-260 REG QA机芯为蓝本去做延伸,将原本的22K金自微型自动盘改以铂金制作,增加上链效率来为万年历提供动力。机芯内万年历装置是单独模组;单行并列日历显示则是运用星期、日期的十位数、日期的个位数、月份等4枚位于同一水平面上的旋转显示盘组成,为此,工程师特地研发出由两个双共面滚珠轴承(double bearing)组成的系统,避免互相摩擦、节省动能、并与表盘维持一定距离;是百达翡丽为这枚机芯结构申请的三个专利之一,其他还包括日期显示的“防止重跳”功能,以及在第31日过渡至下月第1日时,让各位数字1维持不动的装置。

一直以前卫创新著称的罗杰杜彼(Roger Dubuis),推出全球首创Excalibur Glow Me Up腕表。在白天,镶嵌60颗长方形切割钻石的表圈优雅地衬托着单飞行陀飞轮机芯。到了夜晚,腕表则展现截然不同的样貌,这归功于两道复杂工序。首先,在用于固定位置的钻石凹槽中填入Super-Luminova夜光涂料,这是无需改变钻石便能使其产生发光效果的方法。其次,另一项专利技术使得机芯转角和标志性的星状桥板可以涂覆上Super-Luminova夜光涂料。

宝格丽(Bvlgari)Octo Finissimo系列万年历腕表第七次刷新品牌超薄腕表纪录,5.80毫米厚度的表壳内分布了超过408个精密组件,让时针、分针以及包括逆跳日期、星期、月份与逆跳闰年的万年历显示功能在方寸之间巧妙锲合,在2100年2月之前,佩戴者均无需因闰年问题进行调整显示设置即可准确读取时间。

IWC万国表的大型飞行员腕表Shock Absorber XPL,为第一款使用品牌专利全新避震系统的腕表。SPRIN-g PROTECT避震系统历经八年研发,以悬臂游丝为基础,可自表壳内将机芯暂停。游丝有着完美的形式,并使用块状金属玻璃(Bulk Metallic Glass, BMG),因此可保护机芯不受腕表遭到冲击时产生的G-Force影响。在剑桥大学物理系实验室进行的冲击力测试中,受保护的机芯可耐受超过30,000g的重力加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