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表不仅仅是显示时间的工具,也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微型精密机械的设计和构造,是一门艺术;打磨雕刻珐琅等装饰技艺,也是一门艺术。当制表这门艺术,与绘画、音乐等其他艺术形式相结合,更能带来令人惊艳的多角度艺术体验。

对于表盘来说,虽然其承载着整块腕表上最少的机械技术含量,从最简单的角度来说,就是一块带着时间刻度的圆盘。然而,其艺术价值却是最高的。很多品牌都不愿意放过表盘这块“空白的画布”,使表盘成为了腕表上的艺术绘卷,精彩连连。

腕表对艺术的追求从不拘泥于形式,将名画复制在表盘上便是其中之一。想欣赏世界名画不用去博物馆或者去展览,抬起手看看时间顺便就可以欣赏了。

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去年底推出历时八年研制而成的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西敏寺钟声自鸣报时怀表——“致敬约翰·内斯·维米尔”,这枚定制时计作品,从表圈、表背到表侧,采用多样化艺术装饰工艺,打造出精美的手工雕刻图案,表壳上方的吊环以手工雕饰了两只栩栩如生的狮首。军官式表底盖由珐琅艺术大师安妮塔·波尔谢(Anita Porchet)运用微绘珐琅工艺,惟妙惟肖地再现了荷兰绘画巨匠约翰内斯·维米尔 (Johannes Vermeer)的经典名作《戴珍珠耳环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要生动重现大师名作风采,绝非易事,更何况要将这一画作的精妙之处悉数呈现于直径98毫米的方寸之间,难度更是非同寻常。整个微绘过程历经了七个月的累积和努力, 光是在少女充满东方风情的头巾上填涂一层釉料,就要耗费至少两周的时间。为了重现原作丰富的色彩层次,仅黑色就须由七种不同色调的釉料精心调配而成。每上一层釉料便须入炉烧制一次,如此反复多次,直至达到釉彩固色的效果,整个过程中没有重新修改调整的机会。 怀表的主表盘采用大明火珐琅工艺,呈现出温润的蛋壳色,与蓝色珐琅阿拉伯数字时标相映生辉。


积家(Jaeger-LeCoultre)Reverso翻转系列腕表的双面表壳在制表行业中堪称独一无二,为积家珍稀工艺工作坊手工艺大师们提供发挥创意的画布。适逢该经典系列90周年,品牌精选三幅欧洲绘画巨匠名作,推出三款Reverso Tribute系列Hidden Treasures珐琅腕表,让人有机会一次搜罗现实主义、后印象、维也纳分离三大画派的重点名作。

引领现实主义画派的库尔贝(Gustave Courbet),由于1873年被逐出法国,日后定居于瑞士莱芒湖(亦即日内瓦湖)湖畔,他在1876年的“View of Lake Leman”,将湖面的浮云流影、滟潋波光巧妙捕捉;梵高1888年的“Sunset at Montmajour”是画家在夏日傍晚的写生,描绘法国普罗旺斯地区的特有植哉和日落前的“黄金时刻”;“Portrait of a Lady”则是克林姆离世前一年的画作,也是一幅罕见的双重画作:画作的底图原是一位克林姆仰慕迷恋的年轻女性,为了女子的离世,克林姆选择以另一名女子的肖像覆蓋上原本图案,也像封印了生命中的哀伤沉痛记忆。

三幅画作被积家的珐琅大师,以巧手重现于45.6 x 27.4毫米的表盘之间。其中库尔贝和梵高的画作又较一般作品更具难度,由于两位画家擅长浓彩厚涂手法:然而珐琅腕表有其厚度与烧制过程的限制,无法在面盘中重现此一堆叠技法,珐琅工艺大师必须尝试营造出相同的视觉,因此别具挑战难度。事实上这不是积家第一次从世界名画中撷取灵感,品牌自2015年开始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合作,便已经推出了六款以梵高画作为主题的珐琅工艺腕表。

爱马仕(Hermes)Arceau The Three Graces白金镶钻腕表重新诠释英国艺术家爱丽丝·雪梨(Alice Shirley)于2020年设计的同名丝巾,表盘上的优雅长颈鹿以细木镶嵌和砂金石微型彩绘工艺精心打造而成,其最初的设计灵感源自爱丽丝·雪梨的一次南非旅行。旅途中,她偶然发现一棵金合欢树后有三只长颈鹿若隐若现,便受此启发,创作出这一精美图案。

为了在表盘上展现出长颈鹿的优美姿态、修长脖 颈以及皮肤上的花纹,细木镶嵌师首先将原图按比例缩小,然后根据种类、纹理和颜色精心挑选用于创作的木材。美国黑胡桃木、美国红枫、欧洲梧桐木和鹅掌楸凭借与原始设计相似的色泽和纹理而入选。工匠将木材切割出195块细小木片,然后像拼图一样拼成画面,接着进行粘贴、打磨,并涂刷防护清漆。

精致的细木镶嵌还须结合细致入微的色彩搭配,才能使画面栩栩如生。微型彩绘师先在熠熠生辉的砂金石底面上勾勒出图案轮廓,再将其放入窑炉中烘干固色。之后不断重复绘色、烘干的过程,渐渐呈现出层次丰富的背景植物。然后用相同方式描绘平坦区域的颜色,最后精心点缀精致细节,完善整个画面。

腕表上的潮流艺术

邀请艺术家跨界合作设计,也是助力钟表打破艺术壁垒的绝佳方式。秉承“融合的艺术”品牌理念,宇舶表(Hublot)多年来保持对艺术的热忱。除了支持众多艺术盛会,品牌也与多位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合作设计表款,不断传递着“宇舶爱艺术”的态度。

宇舶表与日本艺术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的首款合作结晶一经推出便立即成为颇具收藏价值的时计杰作,双方去年12月再次携手重磅推出经典融合系列村上隆蓝宝石彩虹腕表,此次依然基于村上隆的标志性太阳花图腾打造而成,却摒弃了黑色,转而采用带有透明效果的彩色配色方案。通过制表师精心创制独具魅力的透明背景,人们不仅能够欣赏村上隆的艺术作品,还可以领略到宇舶表制表师打造的机械装置的繁复之美。

沿袭经典融合系列的标志性设计,直径为45毫米的表壳由蓝宝石镜面制成。灿烂非凡的笑脸图案呈现于立体的表面上,营造出太阳花图案跃然表盘之上的视觉效果。太阳花花蕊的周围点缀着 12 片彩色花瓣,它们由 487 颗彩虹色宝石:红宝石、粉色蓝宝石、紫水晶、蓝色蓝宝石、沙弗莱石,以及黄色和橙色蓝宝石镶嵌而成,呈现出绚烂的彩色效果。宇舶表工程师们专门研发的独创性滚珠轴承系统,让花瓣能够在蓝宝石镜面下方灵巧旋转。

过去,刺青被视作叛逆和另类的代名词,是地下文化的象征。如今,作为当代流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刺青已经从一种技艺发展为广受欢迎的艺术形式。自2016年起,宇舶表便与Sang Bleu刺青工作室创始人、世界知名刺青艺术家马克西姆普莱西娅-布奇(Maxime Plescia-Buchi)合作推出刺青腕表。今年的LVMH钟表周上,宇舶表呈献三个全新版本的Sang Bleu II系列限量款腕表,以550幅刺青图案点缀,魅力卓然。为纪念双方合作进入第七个年头,马克西姆选择在魔力金和陶瓷这两种宇舶表的标志性制表材质上进行刺青创作,它们都具有防刮属性,但却承载了这位著名刺青艺术家不可磨灭的印记。​​

真力时(Zenith)与费利佩·潘通(Felipe Pantone)于2020 年开始合作,当时真力时将制表厂主建筑墙面交予这位西班牙阿根廷裔艺术家自由施展艺术才华,挥洒创意。如今,费利佩·潘通重新构思真力时迄今最为先进的计时码表,缔造出一件凝聚非凡制表工艺的可穿戴动态艺术杰作。

DEFY 21 Felipe Pantone腕表巧妙玩转视觉美感与机械设计,在保留精准性能的同时,带来色彩缤纷、极富震撼力的创作。费利佩 潘通将这款腕表作为表达其“可见光谱概念”的最佳画布,将可见光频及其折射的色彩与量产计时码表的最高振频巧妙结合在一起。

表盘上黑白相间的条纹营造出的起伏波纹视觉效果,表针和表桥都使用了颇具潘通特色的渐变彩虹色调。这种能实现七色变幻的彩虹效果的涂层是历经数月研制而得,可以产生精美过渡的全色谱效果,而且每枚腕表都会呈现出略微不同的颜色,由此令其成为独一无二的艺术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