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蒂芙尼(Tiffany & Co.)与百达斐丽(Patek Philippe)合作推出了一款限量版Nautilus鹦鹉螺5711腕表(编号5711/1A-018),腕表融合了两个品牌的经典视觉元素,以百达翡丽鹦鹉螺5711经典的不锈钢材质制作表圈和表带,整个表盘则采用经典的“蒂芙尼蓝”装饰,同时刻有“Patek Philippe Geneva”和“Tiffany & Co.”品牌名称,合作双方的特点可谓一目了然。根据两个品牌介绍,这款联名款鹦鹉螺5711限量发售170枚,仅在美国的蒂芙尼精选门店销售。据悉,这其中的169枚将仅卖给蒂芙尼的顶级客户,另有一枚则在去年12月11日由拍卖行富艺斯(Phillips)在纽约拍卖,即以零售价125倍的650万美元高价成交,写下精钢Nautilus的拍卖纪录,同时也成为透过网络成交的最贵腕表。拍卖所得连同佣金部分,将全数捐予慈善组织大自然保护协会(The Nature Conservancy),用作保护生物多样性。

此表获得如此高的关注度,主因在于它是Ref. 5711精钢Nautilus停产前的最终作。 百达斐丽掌舵人斯登(Philippe Stern)去年宣布这大热表款即将停产,消息震惊表坛。 品牌随后推出全新橄榄绿色表盘版本Ref. 5711,各界原以为此版本已是精钢Nautilus的最终作,如今看来这枚蓝色表盘版本才是终极杰作。蒂芙尼乃现今唯一获百达斐丽认可,可于表盘上刻名的品牌,此次的联手制作庆祝这两大品牌170年合作伙伴关系,别具意义。

百达斐丽Nautilus鹦鹉螺5711腕表(编号5711/1A-018)。

在高级腕表市场上,百达翡丽的腕表向来备受钟表爱好者的青睐。佳士得(Christie’s)、苏富比(Sotheby’s)、富艺斯三大拍卖行2021年钟表块十大成交之中,就有六个席位被百达斐丽占据,表王地位不容置疑。年度成交冠军,来自日内瓦佳士得“Only Watch”慈善拍卖,百达斐丽为第九届Only Watch带来的独一无二的座钟,估价为40万至50万瑞士法郎,终以比估价高近24倍的 950万瑞士法郎落槌成交。座钟是以百达斐丽于1923年为美国名藏家帕卡德(James Ward Packard)所制的复杂功能座钟为蓝本。帕卡德乃美国汽车业巨头,现已消失的豪华汽车品牌帕卡德(Packard Motor Company)正是由他创立。当年为帕卡德特制的座钟,现由百达翡丽的日内瓦博物馆收藏。

百达翡丽Ref.1518粉红金万年历计时腕表备月相显示,1946年制。

年度成交亚军则在纽约诞生,古董百达斐丽 Ref. 1518粉红金万年历计时腕表,于苏富比以957万美元易手,亦是该行历来成交价最高的腕表。Ref. 1518可说是钟表藏家的梦幻逸品。此古董百达斐丽型号于1941年面世,是史上首款同时具备万年历及计时功能的腕表,及至1954年停产,只生产了281枚。此型号大多采用黄金表壳,拥有粉红金表壳及粉红色表盘的特别配置,连同上拍此表在内只得14枚,甚为罕见。

2020年,原属瑞士钟表巨人Jean-Claude Biver的一枚“双粉红”Ref. 1518,在日内瓦富艺斯以338万瑞郎成交,创下粉红金Ref. 1518拍卖纪录。纽约苏富比版本以957万美元成交,大幅刷新纪录。年度季军一席,由另一枚古董百达斐丽腕表拿下。

1953年的Ref. 2523世界时间黄金腕表,5月在日内瓦富艺斯以705万瑞郎成交。此表得以如此高价成交,罕有程度乃是主因。Ref. 2523诞生于1953年,搭载世界时间复杂功能,是百达斐丽产量最少的型号之一,总产量仅约25至36枚。

古董百达翡丽Ref.2523。

所谓物以稀为贵,一枚腕表能够成为收藏家眼中的“宠儿”,除了品牌本身的价值及腕表起源出处,罕见度和稀有性,也是关键条件之一。佳士得亚洲钟表部主管Alexandre Bigler说,1805年专为中国市场制作的Piguet & Capt 18K金镶珍珠及珐琅音乐双耳瓶座钟,就是个好例子。

17世纪末康熙时代开始,英国商人开始将瑞士制作的精致钟表输入中国,受到中国皇室的喜爱,因此在17、18世纪之间有不少专为中国制作的“中国市场表”,其特征在于迎合中国人喜成双成对的寓意,每件作品几乎都有一式两件。这种双耳细颈瓶状时计以珐琅彩绘、宝石镶嵌、金饰与活动人偶机械装置等工艺融合创作,且活动人偶机械装置根据推论可能是由瑞士19世纪最著名的活动人偶时计工坊之一Piguet & Capt制作,如这般精致且具有博物馆级收藏价值的作品,在百达翡丽博物馆珍藏的古董钟表馆藏中也不常见,如今出现在佳士得秋拍会上,实属难得。

Piguet & Capt 18K金镶珍珠及珐琅音乐双耳瓶座钟。

拍卖新势力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独立制表品牌在全球拍卖市场表现抢眼,屡创价格新高。2021年富艺斯钟表日内瓦秋拍上,Philippe Dufour“Grande & Petite Sonnerie”编号一号大小自鸣黄金腕表以475万瑞郎成交,是钟表拍卖史上最高成交额的独立制表时计。这场“名表荟萃-日内瓦 XIV”也以总成交额6826万瑞郎,成为钟表拍卖史上历来总成交额最高的拍卖专场,比5月的日内瓦春拍多出近两倍。

极为罕见的“Souscription”初代版本Tourbillon Souverain陀飞轮腕表。

苏富比亚洲区钟表部主管陆燕珊(Joey Luk)指出,独立制表品牌因为产量极少,在收藏家当中越来越受欢迎,特别是创立于1999年的F.P. Journe,该品牌的腕表在市场上的价值增长率最具突破性。苏富比香港去年10月举行的Important Watches拍卖会上,一枚F.P.Journe初代Tourbillon Souverain ‘Souscription’ 铂金陀飞轮腕表,击败表王百达翡丽一众珍罕表款,以1590万港币当上成交冠军。随着年轻藏家集体入场,“小而美”的独立制表品牌以独具特色的创意和深耕复杂技术,俘获了一批挑剔的表圈发烧友。

拍卖市场依旧火热

虽然今年全球疫情依旧严峻,但拍卖行的整体表现仍出乎意料地可观。从各大拍卖行公布的数据就可看出:佳士得的香港秋拍,比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高达42%;苏富比更是创了227年来的新高,2021年全球类似销售总额达到73亿美元,比2020年上升71%;富艺斯拍卖行也创公司历史新高,较疫情前的 2019年增长21%,其中珠宝钟表今年拍卖都是历来最高,钟表业绩是全球拍卖行的第一。

富艺斯亚洲钟表部主管Thomas Perazzi。

拍卖业绩在疫情之下为何不降反升?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网上拍卖带动了买家的增长,许多拍卖行都在2020和2021年迅速扩展网络及手机平台,而且采用混合直播的拍卖形式,让藏家以最便利的方式参与拍卖,新客的人数也大幅度增加。陆燕珊说:“由于全球封锁,许多人有更多时间探索感兴趣的新领域,也有更多时间在线上竞拍。”

Alexandre Bigler指出,新客户及千禧一代买家数量有增加的趋势,根据佳士得2021年度总结,35%买家为首次参与佳士得拍卖,当中近三分之二为网上拍卖买家;32%新买家来自千禧新世代。

富艺斯亚洲钟表部主管Thomas Perazzi则认为,撇开疫情不说,社交媒体的影响力也是带动腕表收藏兴趣的主要原因之一。业内专家和收藏家能够将他们对钟表的热忱和知识传达给下一代;名人透过个人社交平台或电影作品展示精致腕表、古董钟表,增加了这些时计作品的曝光率和讨论度。

佳士得亚洲钟表部主管Alexandre Big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