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 & Jewellery 璀璨时光

11 watches in 2018 that shows rare craftsmanship you may never see before

11只珍稀工艺腕表让你一饱眼福

腕表的魅力,不仅在于其精湛机械技术,也是因为它的艺术造诣——或珐琅、或微绘、或雕刻,甚至是羽毛镶嵌,种种装饰工艺在方寸之间绽放异彩。李穗婷为你细数腕表中的珍罕工艺。

在当今充斥着快速消费的现代社会,能够掌握珐琅、微雕、镂空、刺绣等一门古老技艺的工匠师越来越稀有,也让这样展示非凡工艺的腕表变得尤为珍贵。各大高级制表商为这些源远流长的传统工艺建造世外桃源,使其得以保留并绽放华采:雅克德罗(Jaquet Droz)、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宝珀(Blancpain)等品牌都开设了艺术工坊,雇佣匠人专门腕表进行艺术加工;伯爵(Piaget)几乎每年都会与不同的艺术家合作,为自己的Art & Excellence系列增添新作;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每年也会特别推出两三只腕表特别展示珍稀工艺;而一到中国年,各大品牌所推出的生肖表也成为展示传统工艺的舞台。腕表成为了传递古老文化的媒介,也因此被许多人视作超越金钱价值的稀世珍宝。
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Lac d’Emosson” 5089G-060腕表
百达翡丽今年运用雕刻与珐琅工艺,将品牌标识Calatrava十字星刻于Golden Ellipse系列50周年纪念腕表Ref.5738/50P-001的表盘上;还为品牌首款融合三问报时与世界时间两项复杂功能的腕表Ref.5531R-001打造掐丝珐琅表盘,描绘从拉沃葡萄园眺望的日内瓦湖风光。而在珍稀工艺(Rare Handcraft)系列中,今年推出了三件作品,包括展现浮雕艺术的怀表“The Galleon”(Ref.992/124G)、展现掐丝珐琅工艺的圆顶座钟 “Cubist Fantasy”(Ref.20058M)和展现细木镶嵌的 “Swiss Alps”(Ref. 5089G)。 细木镶嵌工艺的历史可追溯至古希腊,曾在罗马帝国时期销声匿迹,并在20世纪一度濒临失传。2008年,百达翡丽委托一位细木镶嵌大师打造出品牌首枚采用细木镶嵌装饰的钟表——肯尼亚黑冠鹤Ref.982/115怀表,之后,品牌便保留这一传统工艺。“Swiss Alps”是两款限量的Calatrava腕表,展现阿尔卑斯山壮丽的风景。其中,“Lac d’Emosson”是在法国地质学家与高山雪茄Jacques Debelmas绘画之后,再用22种不同纹理共195块木材还原画作,其中有40块经过了镶嵌。 卡地亚(Cartier)Ronde Louis Cartier腕表
去年,卡地亚(Cartier)利用焰金工艺打造Ronde Louis Cartier猎豹装饰腕表,今年则创造出崭新的技术——金箔细木镶嵌工艺,打造2018款Ronde Louis Cartier。这种镶嵌方式是将木块层层叠饰于24K金的金箔上,上层运用黑檀木,展现出此异国珍木的饱和层次,其深邃的棕色穿插桃花心木,紧接着,工匠在表层进行磨砂或蚀刻,打造出诸如斑点、轮廓或透明效果的细节。卡地亚还用橄榄石点缀的猎豹双眸,闪烁着炯炯有神的绿光,使其更加栩栩如生。 雅克德罗(Jaquet Droz)Smalta Clara时分小针盘腕表
说到珐琅大师,除了百达翡丽,也会立即想到雅克德罗。今年品牌全新推出的Smalta Clara时分小针盘腕表把近三个世纪前的原始草稿变为成品。雅克德罗素来以大明火珐琅著称,这次是它首度运用拥有1500年历史的空窗珐琅。成品由不同颜色和形状的珐琅块组成,以金丝分隔,珐琅并非覆盖于金属底层之上,而是填满镂空格栅,宛如彩绘玻璃窗一般。雅克德罗用此工艺在表盘上绘制出老虎图案,即使从背面看依旧清晰可见,晶纯珐琅令光线彻底穿透,缔造出令人惊叹的视觉效果。 格拉夫(Graff)MasterGraff Ultra Flat陀飞轮腕表
英国珠宝世家格拉夫(Graff)也常在腕表上使用珐琅工艺,全新的MasterGraff Ultra Flat陀飞轮腕表利用大明火和内填珐琅工艺,在表盘上塑造出龙和日本武士的威武形象,而第三款表盘从当代艺术大师村上隆的作品汲取灵感,致敬日本街头艺术。 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Lady Arpels Nuit Feerique腕表
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一直被视为 “诗人”,利用各种精湛工艺腕表与珠宝作品中“写诗”。在Lady Arpels Nuit Feerique腕表的表盘上,一轮明月半掩着神秘倩影。弧形表面经镂空雕刻后,铺镶钻石和蓝宝石,璀璨的光芒为黑夜燃起灿烂星光,照亮了天际,吸引曼妙仙子翩然而至。用砂金石展现闪闪星尘的深蓝夜空,仙子则运用到微型彩绘和镂雕工艺,使其披上了华丽霓裳。 宝格丽(BVLGARI)Divas’ Dreams Phoenix镂空陀飞轮腕表
宝格丽(BVLGARI)利用彩绘工艺在Divas’ Dreams Phoenix腕表镂空的表盘上演绎凤凰涅槃的场景,罗马卡拉卡拉浴场的马赛克图案成为了凤凰的羽毛,火焰从红色到橙色再到黄色的渐变效果被真实呈现,其景生动绚丽,让人为之赞叹。 迪奥(Dior)Dior Grand Soir Red Botanic N°1
谈起宝石镶嵌,各大身兼珠宝大师的品牌都不在话下。迪奥(Dior)今年在Dior Grand Soir Botanic中加入两枚孤作,依然是用精湛的宝石镶嵌工艺还原出了如童话般美丽的花园,里面生长着各式各样的神奇花朵。红色是迪奥先生的幸运色,表盘上用红宝石与粉色蓝宝石打造的立体花朵,中央的红色花蕊尤为饱满,花朵外围四溢的宝石仿佛在炫耀其旺盛的生命力。 香奈儿(Chanel)Mademoiselle Prive山茶花镂空腕表
Mademoiselle Prive本身就是香奈儿(Chanel)在向所有专业手工艺技术致敬,该系列由珐琅技师、雕刻工匠和宝石镶嵌师共同创作,凝聚手工匠的精湛技艺,将那鬼斧神工展现在表盘之上。2018年,品牌首次将高级制表机芯Calibre 2.1山茶花镂空机芯引入此系列,它的几何镂空设计惟妙惟肖地雕刻出山茶花的灵动优雅。高级制表技术与精湛装饰工艺的完美融合让这款腕表成为高级手工坊的艺术杰作。 海瑞温斯顿(Harry Winston)海洋(Ocean)系列月相功能36毫米腕表
来自纽约的“钻石之王”海瑞温斯顿(Harry Winston)的钻石镶嵌技艺可谓是出神入化。今年推出的海洋(Ocean)系列月相功能36毫米腕表直接将璀璨的钻石镶嵌在蓝宝石水晶玻璃镜面上,宛如悬挂于苍穹的星辰,立体的层次感令月相显示更加迷人。表盘则采用了渐变工艺,让珍珠母贝从海洋的浅蓝色自然地变换成温柔的粉色,充满梦幻色彩。 萧邦(Chopard)L.U.C. XP Esprit de Fleurier Peony腕表
萧邦(Chopard)的L.U.C系列腕表不仅展现品牌高超的制表技术,更让众多装饰工艺大放异彩。从去年开始,品牌循例推出一款以牡丹花为题的独特腕表,将fleurisanne雕刻工艺引入其中。这项工艺从19世纪开始便运用到钟表制造中,其成品就已出口至中国清朝,名扬海外,而如今它却几近失传。萧邦在自己的制表工坊内部特别培训该技艺的专家,并让其在腕表上重获新生。这项浮雕技术的独特之处就在于雕除纹样周围的材质,仅留想呈现的图案。在存留的表面上再雕刻出涡形牡丹花瓣及叶片形态,继而在周围凹处逐一雕琢点刻,以创造出粒纹外观。雕刻工序完成后,机芯再通过镀铑处理,创造出卓越罕见的双色机芯。 今年的L.U.C. XP Esprit de Fleurier Peony腕表除了运用到fleurisanne雕刻工艺,还融入了诞生在瑞士阿尔卑斯高原地区的民间剪纸艺术“Scherenschnitt”。以黑色纸张剪裁而成的牡丹花搭配大明火珐琅精制而成的白色表盘,完美呈现花朵的雍容华贵。牡丹粗细有致的优雅剪影与表圈上璀璨钻石相得益彰。 伯爵(Piaget)Schiuma d’Oro 腕表
在伯爵Altiplano超薄腕表上,装饰工艺总能够发光发热。收录于品牌最新高级珠宝系列Sunlight Journey中,珐琅、刺绣、羽毛镶嵌、羊皮纸细工、微砌马赛克都被运用在表盘上,甚至将脆弱的蛋壳引入其中,艺术大师Isabelle Emmerique用鎏金手法把蛋壳镶贴于金箔上,微型切割技术带出海水流动的形态,刻画从天空俯瞰波光粼粼的海面,感受波浪起伏的美妙景致,打造出迷人的Schiuma d’Oro 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