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 & Jewellery 璀璨时光

Patek Philippe Museum curator Peter Friess on the joy of collecting rare watches

百达翡丽博物馆馆长Peter Friess:收藏腕表的乐趣

位于日内瓦的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博物馆是全球公认的一流钟表博物馆。品牌举办的钟表艺术大展去年底来到新加坡,呈献博物馆极具历史意义的精选时计作品。《ICON风华》与博物馆馆长兼策展人Peter Friess进行专访。

Patek Philippe, Patek Philippe Museum, Peter Friess, Watches, Vintage watches, watch collectors, collectors, museum curator, Patek Philippe Watch Art Grand Exhibition in Singapore, Patek Philippe Watch Art Grand Exhibition


请分享你在百达翡丽博物馆的工作日常。

我每早习惯从信箱取出拍卖当季宣传目录,每天翻阅至少两本,所以一年最少有700本,翻阅时仔细研究并决定哪些腕表值得购买并列入博物馆的收藏中。我与世界各地众多收藏家保持联系,你可以想象我会收到超过百封电邮。我也负责编写博物馆展品的说明和目录,这些都非常耗时,一天24小时实在不够用。

工作中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在这间博物馆担任策展人有个好处:每次遇到任何疑问,都能直接找百达翡丽的主席或总裁,并且立刻获得答案,这让我的工作变得更轻松。百达翡丽效率非常高,在这家公司工作,感觉像是个大家庭的一份子。

馆内珍藏着五百多年来各种制表艺术杰作,哪一件是你的最爱?
 绝对不是敷衍,我的答案是全部都爱。钻研腕表已成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知道它如何运作,知道它背后蕴含的故事,所以我看待某只表的心情以及对它的见解或许与一般人不同。

哪一只腕表是你费尽千辛万苦寻来的?
收购腕表讲究策略,你必须清楚知道你要什么。有些腕表拥有两、三百年历史,我只在书籍里看过,却不知它们流落何方,所以只能到处询问打听,至少得花两三年时间。主要挑战在于收购腕表,有时别的买家开出天价,让我不得不放弃那只表,有时是因为某件珍藏有着特殊意义所以主人不愿让出,即使有再多钱也无用。

你的愿望清单上的腕表?
我的愿望清单非常长,但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收购腕表越低调越有利。

你希望参观博物馆的游客能够有怎样的体验和收获?
百达翡丽博物馆不仅收藏自家品牌腕表,更珍藏着从16世纪以来的两千多件古董腕表、怀表,数量多、时间跨度广,一路参观下来,几乎是一部完整的腕表历史。百达翡丽拥有多项专业技术,像利用表冠实现实现柄轴上弦和设置时间的系统,就出自翡丽先生的发明。以后每当你看到腕表上的表冠,就会想起这其实源自百达翡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