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 & Jewellery 璀璨时光

Watches with unusual dial shape

非一般表情

圆形腕表简约经典,方形腕表复古雅致,是日常穿搭的首选。但是,打破常规的表壳形状,更能体现佩戴者的个性,彰显别样风采。

腕表因表壳形状与材质不同、表盘、指针的搭配以及表带表扣的选择,具有千变万化的造型,比起怀表更加丰富多变,成就了腕表独特的美学风格。圆形是古代人最早从太阳和阴历十五的月亮中取得灵感而完成的图形,最古老的时计以及腕表诞生最初的形状都是圆形。高级钟表界长久以来一直秉承圆形为主流的设计,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消费者喜好的改变,腕表设计如今已演变成多种形态。

受新艺术运动、装饰艺术等多种艺术形态的影响,腕表设计师们将表壳设计从典型的圆形发展到方形、酒桶形、三角形、不规则造型等,让人感觉眼前一亮的同时,也凸显腕表的美学张力。

说到腕表形状的演变史,在19世纪晚期,腕表大部分都由怀表改造而成,有些佩戴者索性把怀表直接绑在手腕上。到了20世纪初,受到当时艺术文化风潮的影响,制表商开始颠覆圆形,开创性地推出了方形、酒桶形腕表。

1904年,卡地亚(Cartier)首开先河,将山度士系列以螺丝外镶于表框上,四四方方的外形令其看上去不再是怀表的衍生物,而是拥有自己独立的地位和用途。此款方形腕表一经推出便风靡于世,更开创了钟表界的新天地。

1932年,积家(Jaeger-LeCoultre)推出可翻转的方形表Reverso,这款表应驻印英国军官的要求而设计,那些军官们希望积家能设计一款腕表,以便于他们打马球的时候丝毫不用因担心腕表受损而分心。这款翻转腕表的推出再次巩固了方形表的地位。

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于1912年推出的首款酒桶形腕表,给传统怀表设计带来了突破性变革。长弧形的酒桶形边缘是其主要的特征,搭配符号感十足的阿拉伯数字刻度。

表盘形状的发展与机芯制作技术的进步不无关系。由于圆形最符合机械表的机芯动力原理,制作难度也最小,因此,早期许多制表商只能制作出圆形机芯。随着方形、三角形等形状机芯的推出,为腕表形状的多元化发展提供了条件。

似方非圆

2012年问世的宝格丽(BVLGARI)Octo系列腕表,以古罗马建筑的和谐美学为灵感,成为品牌极具辨识度的标志之一。表壳上的110道切割工艺融合了圆形、方形、八角形的美学,独特个性的几何线条与设计工艺完美结合,打破了传统表壳形状的束缚,是简约的艺术装饰风格。Octo系列腕具有正装腕表与野性的摩登元素,更凸显了宝格丽对于追求独特的精神。

近年来,宝格丽Octo Finissimo腕表凭借纤薄技术,五次刷新当下业界同类腕表记录,彰显其不断开拓的革新精神和精湛的制表技术。秉承Octo Finissimo系列的精髓,宝格丽在今年一月于迪拜举行的LVMH钟表周上,发表了带有抛光黑漆表盘的全新Octo Finissimo Automatic腕表。此次新款加入了水蓝色漆面和旭日纹饰面,更适合在夏天佩戴。

一提到八角形外圈,除了宝格丽的Octo系列,还会马上联想起爱彼(Audemars Piguet)的皇家橡树Royal Oak系列。自1972年以来,皇家橡树系列便开创了豪华运动腕表的一个类别,并让爱彼品牌始终处于顶级运动表领域的领先地位。精钢表壳、八角形表圈、“Tapisserie” 格纹装饰表盘以及与表壳一体成型的表带,皇家橡树系列就是以这四大标志性设计特征,颠覆制表工艺的成规。

今年,爱彼为此系列增添全新表款,直径34毫米的皇家橡树系列自动上链腕表,为手腕纤细的佩戴者们提供更多选择。四款新作包括两款精钢表壳,一款18K 玫瑰金材质,以及一款采用双色材质表壳款,该枚腕表是精钢表壳与18K玫瑰金表圈交相辉映,18K玫瑰金表带固定链节成为精钢表带的点睛之笔,搭配银色“Grande Tapisserie”大型格纹表盘。另,此次品牌搭载的 Calibre 5800 自动上链机芯,是采用特别设计的22K实金自动摆陀,同时还有少部分楼镂空的设计,机械美感十足。

从长方形到菱形

卡地亚(Cartier)坦克表最早出现在1917年,在当时圆表为主流的年代很大胆,1936年再推出Tank Asymetrique腕表,时至今日又有新突破,面盘上的一切都向右移动了30度,意谓本来的长方形表壳变成了菱形。数字12如今位于表壳右上角,数字6则和其遥遥相对。阿拉伯数字取代了罗马数字,而且只显示偶数,其间均由时标分隔。

为了此一扭曲的效果,卡地亚特别创作了专属表带。某些表款更别具一格:表面中心的对称轴以独特的嵌件取而代之。这项细节并非单纯的装饰,而是突显表款的与众不同,时至今日依然极为珍稀。表款备有多种款式,各编号并限量发售100只。玫瑰金搭配灰色表盘和表带、黄K金搭配香槟色表盘和棕色表带,以及铂金搭配银色真漆表盘、凸圆形红宝石和灰色表带。腕表搭载卡地亚1917 MC型工作坊精制机芯,手动上链功能蕴含的美感造就其高贵机芯的地位。

Related: Cartier returns to its heritage with latest watch launches at Watches and Wonders 2020

醉人曲线

比起中规中矩的圆形表盘和棱角分明方形表盘,酒桶形腕表更显独特,自带古典气质。说到酒桶形腕表,第一个想到的品牌便是法穆兰(Franck Muller)。品牌的经典酒桶造型早已深入人心,出众的跳跃数字设计展现了全新风格,立体感十足的阿拉伯数字由多位大师手工雕琢而成。

仅于亚太区域发行的Cintree Curvex Crazy Hours Pastels 亚洲限定版腕表,具备以玫瑰金或精钢材质打造的Cintree Curvex系列的招牌酒桶型表壳。宽32.10毫米、厚度仅9.35毫米的表壳上镶有66颗明亮式切割钻石,隐约展露华丽色彩。依照人体工学精心设计的弧形表壳能够紧贴手腕弧度,戴起来舒适宜人。

顾名思义,Cintree Curvex Crazy Hours Pastels系列主打柔和粉色系。其中包括粉蓝、粉橘、粉紫和米黄色四个版本。每只腕表的面盘均以放射状刻纹点缀,并以手工绘制法穆兰著名的缤纷阿拉伯数字时标。

与众不同

EMC TimeHunter Desert Sage作为UR-Chronometry系列一员,是瑞士制表厂商Urwerk超精准时计典范,拥有量度及调节机芯精确度的技术,可说独步表坛。

腕表具有双重测量仪器的特色,就像指南针、六分仪等机械工具一样,从外表可推敲其特性。钢表壳配钛金属表背,非圆非方亦非垫形,不见Urwerk难以名状的表壳影子,却见尖端机械意味,顺着机芯结构轮廓衍生,不对称亦不匀称、非平面亦非弧线,却有种与别不同的悦目美感。

EMC腕表概念以功能为先,设计为辅,超越固有制表观念,塑造只此一家的风格。喷砂打磨不锈钢表壳经陶瓷漆涂层处理,坚硬哑光表层活现精美纹理,散发军事器械的质感。

Read More: